如何用吐槽的方式生產好內容?
  互聯網江湖里,網易造樓團赫赫有名。所謂網易造樓團,其實并不是真有這么一個組織,而是網友自發地在一些新聞里評論,這些評論通常有兩個特點:1、上下連續;2、有很強的娛樂性和吐槽性。比如說,一個接著一個的評論可以連成一首吐槽打油詩。

  有人認為,網易造樓團給網易帶來了巨大的低成本流量,對其廣告經營有利。

  IT自媒體人江湖里,有一個叫三表的人,以吐槽見長。老實講,我一開始以為是帶三個表(這是一個很有名的成名博客)那個三表,后來發現不是。三表是一個極其靦腆的人,但行文卻以吐槽為特點。據說以前是搞球評的,現在換了行當搞IT評論,后來又以視頻動畫為主要媒介形式加吐槽文配音——三 表龍門陣,搞得風生水起,其風格在IT評論圈也算是獨樹一幟。

  事實上,帶三個表同志也是以吐槽為主要武器的,只不過帶三個表的吐槽行文比起三表的吐槽行文,略顯高深。

  這就是吐槽和批判的區別。

  批判,是一件很嚴肅的事。而且究竟什么叫批判,總體來說,有所公認。

  魯迅以批判聞名于世,但一般而言,我們不會把魯迅和吐槽聯系起來。

  吐槽,則比較隨意。而且有趣的是,連“吐槽”兩個字是怎么誕生的,都頗有些說法。有些人認為,吐槽是閩南語的“黜臭”的音譯,意思就是“帶有調侃意味的感慨或疑問”,而有些人則認為,吐槽來源于日本動漫,兩者不僅來源不同,且意思還有些微妙的差別。

  以三表的吐槽為例。三表發明了一個詞,叫“體位”,其實就是指行文的角度和立場。體位這個帶有一點情色暗示的詞被三表用于正兒八經的寫作方法,談不上有什么“感慨或疑問”,大體上,這個詞的吐槽風格,屬于日本動漫領域的。

  相對于批判而言,吐槽式內容有如下特點:

  1、帶有惡搞性質,行文比較通俗而且短小,很少長篇大論或引經據典,走的是“貼地飛行”的路子。在很簡短的文本里,要顯出吐槽者“急智”式的智商;

  2、吐槽所針對的對象,可能是擇其一點不及其余,并不求完整的批評。比如說,對對象文本中的一句話加以吐槽,即便然對象文本的整體意思和這句話關系并不大。

  3、大多數吐槽文本本身很難獨立存在,它其實是對象文本的一個附庸。如果閱讀者對對象本身了解不夠,吐槽就有可能不明所以。

  4、吐槽并不追求互動,吐槽者并不期待被吐槽者的回應。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與名”這句很有腔調的話,是吐槽者追求的境界。留下一片驚嘆,哥已是江湖里的傳說。

  吐槽本身屬于小眾圈子的玩意兒,慢慢就變成一種大眾文化了。

  當它成為一種大眾文化時,吐槽二字本身的含義究竟是什么,已經不重要了。對于大眾來說,吐槽代表了一種“不滿”、“輕度調侃”就夠了,有時候甚至是“重度攻擊”也會被視為一種吐槽。

  所謂變成大眾文化,就是從單打獨斗,蔓延到了有組織的生產。

  這里的代表有:騰訊新聞哥、網易輕松一刻、鳳凰的FUN來了等。由于吐槽式的文本,短小幽默,很適合在移動端里利用碎片時間,故而這些欄目,都是以移動端為主,包括新聞客戶端和微信公眾賬號。

  用吐槽的方式來做新聞,的確得到了大眾的喜愛。徐達內做了一個基于微信公眾號的榜單(主要以閱讀數和點贊數為考評指標),騰訊的新聞哥在時事類別中,經常會出現在TOP5的位置上。不過,網易輕松一刻與鳳凰FUN來了未在徐達內的榜單樣本里,尚不知排名幾許。

  吐槽的方式做新聞,和早期的網友吐槽(比如網易造樓團)是有著根本區別的——運營者即便是收集網友吐槽加入到新聞文本中,也會做一定的重新編排。這種作業方式本質上是采編者的專業生產(PGC),只是它的“體位”或者“姿勢”和過往的新聞行文不盡相同罷了。

  產生這種體例的主要背景是:網絡用戶希望獲取資訊,但是又不太想過于“虐心”,他們想能輕松、便捷地看新聞,但又不至于積攢太多“負能量”。所以內容文本是輕型的,是符合碎片化閱讀需求的。這種體例有很強的微博風格,更多的是用輕松、吐槽的方式向用戶傳遞信息。

  互聯網里有一個很有趣的規律:用戶界面(User interface)越簡單,背后就越復雜成本也越大。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搜索引擎。幾乎沒有比搜索引擎更簡單的首頁了,但誰都不否認,搜索引擎對技術要求極高。

  滿足輕閱讀需求的吐槽新聞有類似的狀況。輕閱讀的主要目的是減輕用戶的閱讀負擔,但是輕,不代表簡單,反而會對運營提出更高的要求。在有限的篇幅里面,要向用戶傳遞優質、精煉的新聞,并且有立場的吐槽,實際上是增加了運營成本。它們的行文特點是:雖然實質是1.0的PGC生產,但看上去更接近于和好友的聊天。相比一般的稿件書面語更少,多一些口頭語,完全是貼地飛行的路子

  除了1.0的輕松式閱讀以外,吐槽新聞也會注重2.0的互動——即眾包生產。很顯然,想要得到精句僅僅依靠有限的一支運營團隊是完全不夠的。運營方會有意識有組織地發動網友吐槽,然后將其收集并重新編排,得到一個新的吐槽式文本,再進行傳播。所謂“高手在民間”,無非就是大眾作為一個整體,有著源源不斷無窮無盡的吐槽智慧罷了。

  所以,吐槽式內容生產需要滿足兩個條件:

  其一,平臺用戶要夠多,不然眾包生產的數量級可能不夠。

  其二,有專業的再生產團隊(可能十來人上下),這種再生產團隊,一方面要繼承以前的專業采編團隊,對文字要有駕馭能力,另外一方面,因為吐槽生產基于眾包互動,故而還要有一定的產品思維,比如進行新聞游戲化的設計。

  條件不低,門檻很高,所得到的回報是什么呢?

  從目前幾家具體運營的情況來看,流量是能夠獲得的:大眾總是喜歡輕松有趣的東西,騰訊網易鳳凰都是著名的網絡媒體,渠道也有足夠的推送力。但流量如何變現,暫時還沒有答案。

  騰訊新聞哥,因為它的欄目名字里有“新聞哥”這個擬人化的字樣,于是開始探索虛擬明星+粉絲經濟,這條路徑,無論是網易的輕松一刻,還是鳳凰的FUN來了,都很難做到。騰訊設計了一些新聞哥的頭像,加以品牌擬人化,然后在微信設立“哥迷會”的哥迷平臺來聚集粉絲。

  但粉絲經濟迄今為止就是進行T恤的售賣,我個人以為,與其說這是一種電子商務,不如說是一種聚集粉絲的手段和工具。至于聚集了粉絲之后再如何,直白地講,到現在沒有答案。

  吐槽式內容生產,是傳統門戶在移動端里所進行的一次努力。移動端天然就存在碎片:無論是時間上的碎片,抑或是注意力上的碎片。移動端里的閱讀力求輕松,既要做到把這個世界發生了什么知道一下,也要做到這種知道無需付出太大的成本。

  可以這么說,這種生產方式,是一種用戶的遷移。對于門戶來說,經由這個途徑,固化住已經分崩離析的閱讀用戶群體,繼而再通過其它方式將商業模式樹立,能做到第一步,已經相當不錯了。

標簽: 濟南手機網站建設 濟南微信網站建設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://www.phsydq.top

  • QQ咨詢:1070239262
  • 手 機:13105316892(馬經理)
  • 電 話:13105316892
  • 郵 箱:1070239262@qq.com
积石山| 东兰县| 卢氏县| 大石桥市| 中卫市| 保靖县| 陆丰市| 晋宁县| 舒兰市| 望江县| 英山县| 五指山市| 白沙| 盈江县| 益阳市| 呼伦贝尔市| 桓台县| 乌拉特后旗| 青海省| 绥德县| 会同县| 手游| 昌乐县| 花莲市| 泌阳县| 临泽县| 东明县| 西畴县| 闻喜县| 瑞昌市| 南乐县| 黄石市| 合山市| 江门市| 临桂县| 渝中区| 巫溪县| 兴宁市| 大洼县| 泸水县| 永泰县|